我國畜牧業標準化的發展現狀及對策

更新時間:2015-06-24 09:13:09點擊次數:1819次

3月11日,國務院發布《深化標準化工作改革方案》(以下簡稱《改革方案》),這是1988年12月發布《標準化法》以來,標準化事業發展進程中的又一里程碑?!陡母锓桨浮分赋?,要整合精簡強制性標準,優化完善推薦性標準,培育發展團體標準,放開搞活企業標準,逐步建立政府主導制定的標準與市場自主制定的標準協同發展、協調配套的新型標準體系,讓標準成為對質量的“硬約束”。政府主導制定的標準側重于?;?、突出公益性,市場自主制定的標準側重于提高競爭力。這個綱領性文件為今后一個時期我國標準化事業發展指明了方向,明確了目標和任務,影響深遠、意義重大。

畜牧標準化是標準化事業的重要內容,是建設現代畜牧業的技術支撐。我國畜牧業發展到今天,發展成績舉世矚目,問題挑戰嚴峻緊迫,到了必須轉型升級的關鍵時期,用標準引領和倒逼產業轉型升級。面對新形勢新任務新要求,迫切要求畜牧標準化加快落實《改革方案》,調整思路、明確目標,統籌規劃、突出重點,各有側重、合力推進,盡快建立健全現代畜牧業標準體系。

一、我國畜牧標準化發展狀況我國畜牧標準化事業起步雖晚,但發展較快,并取得了積極成效。

2004年以來,相繼發布了畜牧業標準體系建設“十一五”和“十二五”規劃,實施了農業行業標準制(修)訂專項,2006年成立了全國畜牧業標準化技術委員會。截至2014年,我國現行有效畜牧業國家標準、行業標準共計700余項,內容涵蓋畜禽養殖、飼草料加工、草原草業、質量安全、環境保護等關鍵領域和種、料、養、檢等關鍵環節,初步建立了畜牧業標準體系,基本實現了生產有標可用、檢測有標可依、質量有標可判,為促進畜牧業健康持續發展提供了支撐。同時,我們也清醒地看到,隨著畜牧業現代化進程加快推進,現行畜牧業標準體系不能完全適應產業發展需要,標準化工作還存在不足,面臨著嚴峻形勢。突出表現為以下幾方面:

1.標準缺失老化滯后,難以滿足產業提質增效升級的需要。特色畜牧業標準基本處于空白狀態,草原生態、養殖環境、設施設備等標準供應不足。標準更新速度慢,“標齡”時間長。重大基礎標準建設滯后,奶牛等飼養標準急需修訂,畜禽營養需要量標準急需制定。部分標準的內容交叉重復,對同一環節的規定不一致甚至沖突,標準的一致性和銜接度不夠。標準質量不高,推廣普及率低。定性描述較多,量化指標偏少,標準的可操作性不強;部分內容陳舊,指標設置不科學,標準的先進性不高。存在“兩張皮”現象,與產業需求脫節,存在科研化傾向,標準的適用性不強。

2.標準體系不夠合理。政府主導制定的標準多以一般性產品和種養規范類為主,公益性不夠。國家標準、行業標準、地方標準層級之間的制定范圍和職責分工不夠合理。市場自主制定、快速反應需求的標準不能有效供給。協會、學會、產業聯盟等制定的標準在我國沒有法律依據,團體標準沒有培育起來。受發展水平的限制,大部分畜牧企業制定標準的積極性不高、能力不足,企業標準缺乏競爭力。

3.管理機制有待創新。標準發布主體單一,主要是政府標準化管理部門。標準審批發布時間長,尚未建立“綠色通道”機制。尚未建立團體標準發布管理機制。實施企業標準備案制,一定程度抑制了企業的積極性。標準重審查發布、輕跟蹤評價,重管理、輕服務。標準信息化數字化程度不夠,不方便推廣應用。政府主導制定的部分強制性標準信息公開、免費使用,但還有部分強制性標準和大部分推薦性標準需有償使用。企業是采標、用標的主體,但其參與標準制(修)訂的程度不夠。部門之間、標委會之間存在職能交叉、職責界定不清,標準化協調推進機制不夠完善。

4.標準建設投入不足。農業是一個基礎產業,與工業標準化相比,農業標準化更需要加大支持。目前,每年中央財政補助經費不足200萬元,遠遠不能滿足畜牧標準制(修)訂需求。投入不足,標準數量少,補助經費低。每個行業標準項目補助3萬~7萬元,國家標準項目甚至沒有資金支持。對畜禽營養需要、草原生態等重大基礎性標準研究投入不足,尚未形成國家、團體和企業多元投入機制。

二、新形勢下加強畜牧標準化的思路和重點

當前,我國畜牧業正處于轉型升級的關鍵期,正在由傳統畜牧業向現代畜牧業加快轉變,發展成就舉世矚目。據統計,2014年我國肉、蛋、奶總產量分別達到8707萬噸、2894萬噸和3725萬噸,肉類、禽蛋產量世界第一,奶類產量世界第三,保障了我國城鄉居民主要畜產品的有效供給。同時,畜牧業發展也面臨著一系列新的問題和挑戰。發展方式仍然落后,部分畜產品產能過剩,資源環境約束趨緊,畜產品質量安全形勢嚴峻,養殖污染趨勢加重,主要畜產品國內外價格倒掛,畜牧業發展質量亟待提高。不同國家、不同行業的實踐證明,產業發展到一定水平,達到一定規模,就必須重視標準化,用標準來解決發展質量問題,讓標準成為對質量的“硬約束”。

今后一個時期,我國畜牧標準化應緊緊圍繞畜牧業“保供給、保安全、保生態”目標任務,以支撐現代畜牧業發展為方向,以加快推進發展方式轉變為主線,以質量安全和競爭力為核心,以過程管理風險防控為重點,努力構建既適合我國國情,又與國際接軌,開放有序、科學統一、運行高效的現代畜牧業標準體系,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。重點做好以下六方面工作:

1.緊緊圍繞依法治牧推進畜牧標準化。標準是法律法規的技術細化,是經濟社會活動的行為規范,是生產經營中的“法”。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依法治國的總要求。畜牧業也不例外,要依法治理、依規推進。要圍繞法律法規推進標準化,量化《畜牧法》及其配套法規規章內容,增強可操作性。要圍繞行政審批推進標準化,制定種畜禽、牧草、奶業等行政審批配套標準,規范審批行為,提高審批效率。要圍繞產業政策推進標準化,制定草原獎補、良種補貼、奶業振興、統計監測等配套技術規范,推動產業政策更好執行。

2.緊緊圍繞資源高效利用推進畜牧標準化。目前,飼料資源緊缺已成為畜牧業發展的重要制約因素。2014年我國大豆進口總量達7140萬噸,進口依存度達80%以上,魚粉進口依存度75%以上,飼用玉米已從供求平衡轉向供應偏緊。同時規模養殖用地難、用工難等問題對畜牧業發展形成嚴重制約。今后,畜牧標準化應進一步聚焦資源高效利用,加快建立“節糧、節水、節地”、資源高效利用畜牧業標準體系。

3.緊緊圍繞畜產品質量安全推進畜牧標準化。畜產品質量安全關系著人民群眾身體健康,事關社會和諧穩定,不僅是產業問題,更是民生問題。安全優質畜產品首先是“養”出來的。抓好畜產品質量安全,必須正本清源,從源頭入手,抓好過程管理,建立畜產品質量安全標準體系。要大力推進畜禽規模養殖標準化,制定安全用藥、科學用料、健康養殖標準技術規范,加快推進轉變發展方式。制定畜產品質量安全監管標準,提高行業監管能力。建立質量追溯標

準體系,逐步實現全程可溯源。

4.緊緊圍繞現代種業建設推進畜牧標準化。我國是畜牧生產大國和用種大國,良種需求大、進口數量多。建設現代畜牧業離不開現代種業,種業發展需要標準支撐。要圍繞現代種業建設,以種業安全和市場化規范運行為核心,加快建立現代畜禽牧草種業標準體系。制定和完善畜禽牧草資源保護、品種標準、良種登記、性能測定、種子標簽、質量監測等標準。用標準來推動種業措施落實、規范生產經營、衡量質量安全。

5.緊緊圍繞生態環境保護推進畜牧標準化。草原生態保護是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,養殖污染防治是現代畜牧業建設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。加快建立健全環境友好型畜牧業標準體系意義重大、十分緊迫。要抓緊制定草原生態保護與建設標準體系,著力解決草畜平衡等重大標準缺失問題,為全面加強草原生態保護、大力發展草牧業提供支撐。抓緊制定畜禽糞便和秸稈資源化利用標準,推動制定養殖糞污和病死畜禽無害化處理技術規范,促進畜牧生產與生態環境協調發展。

6.緊緊圍繞現代市場體系建設推進畜牧標準化。市場化是優化資源配置的關鍵舉措,是建設現代畜牧業的重要內容。標準是推進現代畜牧業市場體系建設的有效抓手。要建立畜產品質量標準及檢測方法,推動建立公開、公正、公平的市場競爭環境,逐步實現優質優價、優勝劣汰。要建立畜牧業期貨貿易標準體系,制定標的物質量標準、交割行為規范及其配套技術規范,推動期貨貿易健康發展。逐步建立畜產品電商服務標準,推動線上線下貿易協調發展。推動建立畜牧業進出口貿易標準體系,規范進口行為,提高進口質量,促進我國優勢特色畜產品出口,提高競爭力。

三、推動加快落實改革方案,努力開創畜牧標準化事業新局面根據國務院《改革方案》的要求,結合畜牧標準化特點和實際,提出新時期進一步加強畜牧標準化的建議和意見:

1.加快構建現代畜牧業標準體系。要根據現代畜牧業建設需求,統籌規劃、突出重點,制定畜牧業標準建設規劃,做好頂層設計,完善標準體系,實現關鍵領域、重點環節全覆蓋。梳理分清標準性質、層級和范圍。處理好政府主導制定的標準、團體標準、企業標準的關系,處理好國家標準、行業標準、地方標準之間的關系,處理好強制性標準和推薦性標準的關系。政府主導制定的畜牧業標準要突出技術法規和公益屬性,重點推進生態環境保護、投入品安全、健康養殖、質量安全、公平貿易、種業安全等標準化。團體標準要側重于創新和市場需求,增加標準的有效供給。企業標準要側重于提高競爭力,重點做好產品質量、等級規格、生產加工規范等。合理界定各層級標準的制定范圍,要分工明確、各有側重。地方標準能規范的,一律不做行業標準。行業標準能規范的,一律不做國家標準。

2.創新標準管理評價機制。精簡優化政府主導制定的標準,培育發展團體標準,放開搞活企業標準,形成標準有效供給格局,滿足經濟需求,兜住社會“底線”,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。強化政府標準化管理與服務。推動實施標準立項和自主選題相結合。嚴格遴選標準項目,確保重要標準及時立項。嚴格標準審查,確保標準質量。簡化制(修)訂程序,提高審批效率,縮短制(修)訂周期。鼓勵支持有關單位、團體和個人自主研制公益性標準,建立“綠色通道”,對符合條件的標準予以及時審批發布。

加強標準實施后評估,及時開展標準復審,加快標準更新速度,推動實施政府購買標準公共產品服務。加強信息化建設,公開標準制(修)訂信息,向社會提供一站式查詢服務,實現政府主導制定的標準在線免費服務。推動建立標準激勵機制,將標準納入績效評價體系,給予足夠的重視和應有的獎勵。推動并積極參與修訂《標準法》,明確團體標準的法律定位,修訂企業標準備案制度。推動有條件的協會、學會等社會組織發布團體標準。指導建立企業產品和服務標準自我聲明公開和監督制度,逐步取消政府對企業產品標準的備案管理,落實企業標準化主體責任。積極開展對企業公開標準進行比對和評價,強化監督指導。

3.積極爭取支持,加快推進標準制(修)訂。積極爭取政府有關部門加大對標準公共產品的支持力度,增加標準制(修)訂和重大標準研究財政專項經費,保障標準事業持續健康發展。鼓勵并爭取社會團體、企事業單位和個人投資標準化事業,推動形成多元投入機制。加快標準制(修)訂步伐。要以畜(禽)種為單元,以產品質量為核心,以養殖全過程質量控制為切入點,建立畜禽養殖標準綜合體,著力解決標準不配套、不成體系問題。針對關鍵領域、重點環節,如草原生態保護與建設、畜禽營養需要量、投入品安全使用等,加快推進標準制(修)訂,解決標準缺失問題。加快清理復審現行標準,廢止一批標準,修訂一批標準,解決內容重復、交叉、矛盾和標準“老齡化”問題。

4.推動標準化人才隊伍建設。標準化工作專業技術性強、政策法規要求高,要求打造一支穩定的、過硬的標準化專業人才隊伍。加強全國畜牧業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建設,根據需要組建分技術委員會,完善組織機構,健全規章制度,合理配置技術力量。推動加強省級畜牧標準化人才隊伍建設,指導建立省級畜牧業標準化技術委員會,開展地方標準制(修)訂工作。積極開展對發布標準的社會團體和企業進行業務指導,推動建立團體標準和企業標準人才隊伍。加強能力建設,強化技術培訓,不斷提高從業人員的業務素質和能力水平。

5.強化標準宣貫推廣。以落實法律法規、產業政策為抓手,依托技術推廣機構和現代產業技術體系,加強標準宣貫力度,推廣依法治牧配套標準。以規模養殖場戶為主要對象,按照“畜禽良種化、養殖設施化、生產規范化、防疫制度化、糞污無害化”的要求,大力推廣畜禽規模養殖標準化。結合“三品一標”、HACCP等認證工作,宣貫推廣產地環境、生產過程和產品質量標準。結合飼料和畜產品質量安全專項整治,宣貫推廣飼料、獸藥等投入品安全監管標準,提高畜產品質量安全水平。利用電視、廣播、報刊、網絡等媒體,多渠道普及畜牧業標準化知識,宣傳典型經驗和成功做法,積極營造重視標準、推廣標準、使用標準的良好范圍。(以上內容僅代表個人觀點)

(全國畜牧總站質量標準與認證處 于福清 趙小麗)
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让自己爽到飞自慰步骤女,欧美刺激性大交,午夜免费无码福利视频网址,蜜芽跳转接口在线观看